性侵记录

我在 1 月 12 日 - 1 月 14 日期间遭到了一个有一定家庭背景的跨性别男性的骚扰、性侵和 PUA。昨天见的朋友说:“这肯定是一个惯犯。”我也这么觉得。

他采用“切香肠战术”,几乎是死乞白赖地来到我的城市。每一步都承诺 “仅仅是这样”,却又一次次得寸进尺。先是要求来我所在的城市(承诺不一起住酒店),然后要求我一起住酒店(承诺不住大床房),再开大床房(承诺分在床两端睡),吹嘘自己的性能力,随后对我动手动脚。

第一晚。他摸我胸的时候,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同时尽可能挣扎着推开他,再一转眼我就到了几年前的不知哪个角落,冷眼旁观跨哥的疯狂举动,和在他面前那个不知道是谁的人[1]。从那个时空跑回来之后,我就默默拿出修眉刀开划,划了几下被夺刀还又割伤了一下,然后开始哭,哭了大约五分钟,他说:“有完没完?”

我的鲜血大约吓到了他,当晚他确实不再动我了,甚至承诺此后也不再动我了。

第二晚。他又一次这样。我觉得他大约是嘴皮子上得不到的东西(婚姻)想在胯下得到,所以一直强调今晚答应他的前提是“此后再无关系、相忘于江湖”。于是他就戴着硅胶质阴茎,只穿着内裤,在我身上往复运动,只差纳入,不纳入还是因为他知道我刚术完不能用。

这晚他醒来四五次,每次醒来就把我搂过去开干,其中有两三次我甚至是被惊醒的,我一整晚处在恐惧与解离中,连割手的动力都没有。

第三天。看起来他把昨晚的承诺当屁放了,又死皮赖脸地想和我维持“高于朋友的关系”。这天我要心理咨询,我在去心理咨询的路上就在想如何带着朋友去对峙(离开酒店房间 / 他的权力空间以后我基本清醒了)。我的心理咨询师警告我不要再和他过夜(“否则他会变本加厉”),解除了我的习得性无助。在咨询师的建议下,我也进行了最后的退让:回到自己家,借故(“母亲来咨询室见我了”)不和他过夜,承诺第二天早上把他送到火车站。然而,对我的缓兵之计他先是骂说谎,接着进行威胁(“我生气是很可怕的,一定会发生什么”),此后更是说他会“报警或者自杀”,同时不忘说“我只要你把门卡还过来就好,你还过来就可以走了,不要带别人过来”[2]

我的焦虑 + 偏执被触发,按对付重性精神病患作预案。找了两个朋友,分别带上长柄雨伞(矛+盾)和扫把(防暴叉),进行简要培训后前往酒店,全程录像,刷房卡开门,他正在上厕所,场面滑稽至极。外强中干的纨绔跨哥在我收拾东西时连厕所门都不敢出。

他似乎一直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生活,作为回国的留学生,在一家国有投资公司工作,频繁进行高档消费。他的控制欲同样极其旺盛,连我目光看哪里都要管,而我的目光总是怯生生地飘来飘去。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临走时,我瞪着他,恶狠狠地说道:“以后我不会再找任何一个男的。你如果还想找跨女,(觉得跨女好欺负),最好也再想想我。”

这以后,他在微信里就开始解释与求饶。停在口欲期里的巨婴废物。我觉得这是因为我回家之后光顾着割手和吃安眠药了,没第一时间把他微信拉黑(第二天早上才拉黑),让他心存幻想。之后他又给我打过几个电话,还用小号微信死乞白赖加我,在好友申请里又发了一堆屁话。

我划手比较克制,他难得凭一己之力让我划了三下。虽然这不是我第一次被性侵,但以后的噩梦里一定有他。

去对峙的时候大约变成了什么男性人格,因为我连声音都完全变了。9 年前,在初中被性侵时,我的女性化性别表达就因此中断。这次大概不会断吧,毕竟回到自己家以后就开始大哭。

如果对方是顺男,我根本不会退让到如此地步再爆发。现在我吸取教训了:莫把跨女不当女,莫把跨男不当男。

你已经很女了,要和她们一样学会保护自己了(呕)。

但如果我们不是跨性别者,如果这件事属于“国人能理解的版本”,那我现在是不是就属于“写小作文”?我在死乞白赖下同意住酒店是不是就会被说“都同意住酒店了会发生什么还没有 B 数么”“同意住店≠同意被摸,公式做题就是快”?

更何况我确实不是完美受害者

大致教训:别他爹觉得自己“精神力充足”“意志坚定”,这都拖了好几个月,面对一次次的得寸进尺不敢撕破脸皮,太软(以至于我的咨询师怀疑是我的死本能在驱动我自毁)。换成更恶意的人我早死无葬身之地了。

更加理解了性侵与家暴受害者的处境,以及靠自身努力挣脱它们的困难程度。


  1. 这句描述的症状是“现实解体”。 ↩︎

  2. 现在想起来这位太惯犯了我操,我当时要是没带人一起去,恐怕就要被强奸了。 ↩︎

9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