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祭的力比多

原文: Libatious Libidos :: Curvy & Trans (curvyandtrans.com)

原文写于2019年11月6日。翻译者 @Lhc_fl

  • 2023/02/08:第一次修订,把内容调整得更俗和更像汉语,完善了涩涩描写

译者注

标题就好难翻译
Libido,早期译名力比多,其基本含义是表示一种性力、性原欲,即性本能的一种内在的、原发的动能、力量。文中译为性冲动

他们告诉你了的: 跨性别的HRT会降低你的性欲。

他们没告诉你的: 跨性别的HRT会帮助你建立自信,同时让你的性欲飞涨,因为没有什么春药能比后来的爱你自己更有用了。

@TwippingVanilla:他们也不会告诉你,雌激素性欲与雄激素性欲的感受是根本不相同的,以至于你可能都没意识到,你的性冲动实际上可以酣畅淋漓的释放出来。

所以她们怀着对这种现象的惴惴不安询问我时,我只好很字面意义地告诉这些女孩,“宝,你发情了[1]

@AutumnCaraway: 你可以展开讲讲吗?我很好奇雌激素下发情与雄激素下发情[2]有什么区别。

超涩的NSFW内容警告

这篇文章是NSFW的。它有着形象的对性的描述,如果您对此感到不适,那么可能最好不要继续看这篇文章。

上面的问题是今天向我提出的,而我的回答太长了,不适合发在Twitter上,所以我想我不妨在这里写一下。下面的描述是基于我自己的经验,并不具有普遍性,不同的人对性欲的体验是不同的。

我把性欲分成三个不同的要素:

  • 性欲望 —— 性欲
    对于性行为的冲动、性行为的动机。
    通常以心理或社会为中心。
  • 性唤起 —— 性兴奋
    处理刺激时,生理性的反应和变化。
    通常是激素驱动的。
  • 高潮 —— 性高潮

在传统的(也就是顺性别的)性行为模式下,男性(雄激素丰富的人)首先体验到性欲望,然后导致性唤起,而女性(雌激素丰富的人)首先经历性唤起,然后导向性欲望。这其中有几个因素,例如:

  • 睾酮增加了视觉和听觉刺激对性欲的影响。
  • 雄激素内分泌系统以稳定的水平产生黄体生成素(LH,诱导性腺功能的激素),直到兴奋为止,此时下丘脑促进垂体产生LH,以提高睾酮输出并诱导性唤起。
    雌激素系统周期性运行,下丘脑根据所处月经周期的时间调节LH输出,以产生雌激素曲线,并在周期中期使雌激素飙升、诱发排卵。

当然,这可能会被外部进程劫持。想手冲的时候,人可能会寻求性方面的刺激,而激素水平的变化也可能会自发地引起性兴奋。此外,如果一个人过去经历过性创伤,或者处于不利的性背景中(如性别焦虑[3]),他们可能无法体验到欲望。这通常也就是为什么一些跨儿在性别过渡之前可能完全就是无性恋,但一旦他们的GD得到缓解,就会发现自己更有性欲。

其中一些可能听起来像是一本老套的浪漫小说。但相信我,这的确是我第一次经历的时候,脑子里冒出的东西。我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也感觉它很老套,但它是完全真实的。

HRT前,睾酮下的性冲动

在我开始HRT前,我的性欲通常会在我精神焕发的早晨达到顶峰,在晚上疲惫时则会减弱。这种欲望经常导致我性唤起,需要通过性交或自慰释放压抑的能量。为了让自己能够平静下来,我感觉我必须达到高潮,播撒生命的种子。我感觉就像我被我的阴茎给所控制,像一个寻找猎物的捕食者那样。

等我找到了我的施法材料,我就会进入性兴奋。这时我很容易勃起,我的睾丸也会鼓鼓胀胀(我都能感觉到它了)。在我的腹股沟,在我的生殖器底部,一股劲开始积蓄,我开始感到渴望进行插入。我越兴奋,我就越不顾一切地想把我的阴茎插进什么东西里,最好是阴道。这常常让我感到沮丧,因为我想要的是更多的亲密,更多的前戏,但我不得不“完成”这个行为。

一开始,插入行为是会感觉很爽,抽插的本能立即启动。不幸的是,这同时也是GD经常发作的时候。我当然可以随心所欲地抽插,但我的GD毁了这一切。大多数时候,如果不强行让自己与现实解离,我就无法达到高潮。我总像是一台机器一样达到性高潮,没什么快感,感觉像被逼着手冲的。

其中,一些绝对是受激素的驱使做出的,一些是我觉得有义务遵循的性别角色的结果。我的妻子觉得,因为男人很容易达到高潮,如果我不能做到,那就意味着她作为伴侣很失败。然后,这种认识又使我觉得达到高潮免得使她变得沮丧是我的责任。

高潮,当它自然发生时,总感觉像是一股完全在腹股沟里积聚的能量,突然燃烧起来,通过阴茎向前喷发。 我的骨盆底会反复痉挛以触发射精,腿也会变得僵硬。 然后我会进入贤者时间,一切性欲都变得分崩离析,消失至少一两个小时。

HRT早期至今,雌二醇下的性冲动

事实上我从来没完全丧失过性欲,所以这可能与某些人不同。我始终有着性欲,但一种新的性欲慢慢覆盖了旧的性欲。有几个星期我没有意识到我正在经历什么,因为我同时感受到了两种激素驱动。雌激素驱动下的性欲是一种完全不同的体验。

性兴奋的到来往往是完全不经意的。刚开始HRT的时候,我舌下含服雌二醇,它的半衰期是 6 个小时。在大约 1 个月后的时候,我会在下午开始感觉到这种强烈的感觉,因为雌激素水平开始下降了(很奇怪,雌二醇的下降似乎总是催发这个过程)。

首先是脉搏加快。我的呼吸变得更重,我可以说我的瞳孔都放大了。我的胸会变热,对触摸变得极为敏感,逼着我用自己的手指触摸它。仅仅擦过我的皮肤就感觉很愉快,我的敏感带开始激活,我会渴望有人捏住奶子、亲吻我的脖子。这种渴望发展成一种痛苦,让我饥渴难耐,希望有人触摸我。

我的腹股沟也开始疼痛,但不像睾酮带给我那样。疼痛蔓延到我的会阴部和阴囊后部,也就是我的阴道所在的地方。这通常伴随着阴茎轴上的湿润和气味的增加。

性唤起期之后我进入性欲望期。我渴望得到伴侣的关注,感觉就像有磁铁一样被拉向他们。如果没有伴侣,我想独自找个地方自慰。我的手想要触摸我的私处,我的臀部想要前后摇摆,我被骨盆的压力、填满的欲望所击中。我想要什么透我,透我不存在的批。幻肢一样的对阴道的感觉开始涌向我。在凯格尔运动[4]中练习弯曲我的骨盆底,感觉非常好,有助于进一步建立这种兴奋感。震动和压力现在让我感觉非常棒(在HRT前唯一有效的刺激就是沿着阴茎抚摸)

这种性兴奋像弹簧一样在我体内累计一股劲、一股能量,从我的腹股沟穿过我的腹部和胸部,一直流到我的头上。

雌激素高潮基础上有两种,小O(骨盆)和大O(大脑)。这些天我的大部分高潮都在骨盆,如果没有我妻子的参与,我永远无法达到大脑性高潮,而且我必须非常强烈地欲求它发生。在骨盆高潮时,你可以知道它何时到来,你会感觉到一种压力在它前面积聚。之前雄激素主宰时那股劲会在骨盆中积聚,但现在它积聚在我的头脑里,随着高潮的到来,那股能量直接从我的脊椎射入我的会阴部。我的骨盆底抽搐,我能感觉到我的肌肉试图在阴道腔周围收缩。这往往会导致一些清澈透明的分泌物(前列腺液)。

然而,大脑高潮的发生方式却大不相同。我越是兴奋,弹簧就变得越紧。我的腿和腹股沟肌肉开始颤抖,如果我要支撑自己的体重,它们简直要从我身下脱落。我的手指和脚趾、骨盆和腹部肌肉开始自行紧绷。我的乳房变得肿胀,乳头变得硬邦邦的。快感的波浪在我的身体里激荡,到最后的高潮悄然而至,你可能甚至不知道它正在发生,直到突然所有的能量达到大坝的顶端,突然像瀑布一样冲刷你的身体。它流经每根神经和每块肌肉,你的整个身体都在快感中颤抖。

在它过去之后,你会僵住,一动不动,试图喘口气,但随后它又开始兴奋,这次速度更快,你会被余韵充满。它不会就此停止,没有贤者时间,您可以继续下去,直到您或您的伴侣筋疲力尽为止。它留下的余韵是如此强烈,以至于它会持续数小时,甚至一天。电视上有个老套路,一个女人因为前一天晚上被艹翻而工作得更有劲,真的是完全真实的。

Transition(过渡)后

曾经我觉得我必须每天都达到高潮才能保持冷静,现在我可以好几天都不需要任何性功能。大约 11 个月时,我开始注意到周期性的“月经”现象,其中一部分是在我的月经前(我以抑郁发作的开始为标志)的性欲飙升,以及月经中期,大约第 14-16 天,当我的身体试图诱导明显不可能发生的排卵时。我收到了要生孩子的所有信号。天啊,这对我的打击真的很大。更糟糕的是,我发现自己非常渴望有人挑逗我,上我[5],有时会感到欲火难耐的痛苦,因为我无法满足那种痒痒感。

最重要的是,最终让我意识到我所感受到的是女性性欲的部分的,是我无法满足这些需求时的感觉。拒绝这种欲望真是再坏不过了。如果我的伴侣没有心情,所有的兴奋都会变成心痛,我会变得非常沮丧。正是当我观察到自己有这种感觉时,我才将我妻子多年前所说的关于当她发情而我不感兴趣时​​的感觉联系起来,突然间所有的记忆碎片都汇聚在一起了。

医疗过渡,我的生殖器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真的很了不起。我的这一部位转变为像女性一样,真的令人惊讶,我体验到的刺激方式就像它本来就是外阴一样,尤其是在我进行睾丸切除术之后。触摸下面的感觉非常好,它对口交的反应就像与舔阴部完全一样。它闻起来像外阴,皮肤摸起来像外阴,甚至从正确的角度看,它看起来就像外阴。我的会阴部甚至可以用手指抚摸,像我在那里有一个洞一样,感觉非常棒。这感觉与我的大脑一直以来所知道的如此接近,这对我来说是如此强烈,以至于我感觉我一直都是一名女性。

性兴奋不再触发勃起,而是会保持松弛,直到欲望来临,我开始产生性唤起并开始勃起。然后它就有些碍事了,因为这个部位不再是正确的形状,我的阴蒂被拉开,一切都感觉不对劲。然而,它仍然不像以前那样,因为这不再是男性的阴茎,而是一个女孩的阴茎[6]。它硬度不够,插入不了(我们已经尝试过),它不喜欢被抚摸(皮肤太硬,容易撕裂)。它想要压力,它想要振动,它想要光滑的皮肤触碰光滑的皮肤。

我在拥有我需要的部位和拥有我拥有的部位之间陷入了两难境地,这很痛苦……太痛苦了,这就是我最终需要追求 GRS[7] 的原因。我可以看出这些部分是错误的,它们不是我应该拥有的,我需要修复它。

我很抱歉以如此低沉的语气结束这一切,因为这确实是一次非常了不起的经历,我不想吓唬任何人,让他们不再经历这一切,体验当你使用正确的激素时,性爱的感觉有多美妙。即使有这种痛苦,我仍然非常感谢转变给我的礼物。即使曾经黑暗,生活依然美丽。


  1. 原文是Honey, you’re horny ↩︎

  2. 原文是E horny和T horny ↩︎

  3. 译者注:性别焦虑(Gender Dysphoria),后文简称GD ↩︎

  4. 凯格尔运动指女性为加强骨盆底肌肉而进行的锻炼,包括重复持续和快速的肌肉自主收缩,特别用于治疗尿失禁和改善性功能。 ↩︎

  5. 原文是use me ↩︎

  6. 原文是girldick ↩︎

  7. 译者注:Genital Reconfiguration Surgery,生殖器重构手术,也就是我们常说的SRS ↩︎

2 Likes

再再翻译运动

草 好涩
之前买了释梦,不过只看了一半,是高三时看的,躲着班主任(
高二的时候失恋之后就开始读各种人文社科,不过也只读了西方哲学史什么的,好多都读不太懂(

话说很多transgirl都有“皮肤饥渴症”是否和这个有关系

2 Likes

应该没有吧,反正我想要抱抱的时候不是,就单纯只是想紧紧相拥而已。
这种感觉适合上床()

1 Like

我不知道 但我很喜欢被人摸
我被人摸很容易摸出asmr的感觉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