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萤妹妹的疯言疯语

“神开了一个玩笑,从此你灵魂滚烫,命运冰凉。”

你是个笑话。你在凌晨五点的校园如此写道。
你是个靠老天爷赏饭吃的老乞丐。曾经老天爷赏给你天赋,于是你稍稍学学就能考全班前十,但是没赏彻底,所以第一是你不能指望的。老天爷不再赏给你天赋了,于是你找工作读研都四处碰壁。你看到新闻里的研究生流浪汉,好像看到了自己,又好像没完全看到。“本科出来混口饭吃大概还是可以的?”然而你又不知道你能吃哪口饭:销售?服务员?体力劳动?你看了看自己半男不女的憔悴外表,毫无煽动力的神情,1000米6分钟多的体能,还有心脏检查报告,都摇了摇头。
你在B站刷着“985毕业待业一年”的视频,一边羡慕着人家有个永远不会把自己赶出家的父母。你听同学推荐,在Youtube上看着比你念ppt的老师讲得好的网课,但是仍然和上线下课一样只是在双眼无神地发呆。你到处抓学长学姐问出路问题,你看着他们一个个都说自己也菜,但是你清楚你和他们这辈子都不是一个次元的人了。你考虑过找实习,但是招聘要求说的“熟练使用XX, XX, XX”的“XX”你五个有四个不认识,没有课程讲过,没有前辈提携的你甚至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些名词。你退却了,打算先学好真正实用的知识再去找实习,但是学习课业已经让你筋疲力尽,一拖就是个无底洞。
你走在食堂和教学楼里,看到漂亮的女生总是会焦虑。但是如何打扮对你来说是个根本不会有人教的问题,你什么也不懂,每次的瞎摸索总是让自己越来越糟。你买一件衣服比登天还难,你到处找都找不到自己穿着好看的,也许你根本就不好看,所以穿什么当然都不好看。你也尝试过处理自己顽固的声音,在去医院无果后,你自己在网上找资料,但是浩如烟海的资料吓退了你。
你很喜欢思考,经常发些各路政治社会哲学人生的段子(这也是为什么有这个楼),尽管你鄙夷的社达、性别歧视者和恐跨者一个个过得都比你好。你整天看别人的生命故事,不是抑郁焦虑彻底沉沦,就是变得比讨厌的人都强大然后反击。你懂怎么批判“阳光中产好gay”叙事,但是阳光中产好gay过得比你舒坦万倍,而你批判一万字也改变不了一点现实。
不出意外的话,在只有一张破床和一只破吊灯的城中村出租隔间里满脸胡茬精神烂掉或物理烂掉是你的结局。你不是没想过破局,但是你只是个永远都不懂何为奋斗的老乞丐,即使你可能要死了也是一样。你早就很少有生命的实感了,只是缺乏一个契机去死。但是当你大半夜胸闷气憋心跳爆炸的时候,你又有足够强烈的动机立刻打车去医院,然后做上几百的检查却什么都查不出来。
“你是天下第一档可笑人”。你想这么写,但是比你可笑和可悲的人事实上都数以亿计,世界上总不缺傻子,你也想到了这一点。但是你确实是个可笑可悲人,在你认为的理智人里最可笑可悲那一档。你时常这么深夜emo,这不是你第一次或者第一百次在大学里深夜emo。你决定去睡觉。明天早上爬起来,你会遗忘一切,以待某个将来的深夜再次想起,想起你是多么可悲可笑,想起你的命途。

13 Likes

在我生命将终的那一刻,也许会感叹一句「such is life」,世界的一切都是如此荒诞,讽刺的尽头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讽刺,但起码,「我」现在还在这里,「我们」现在还在这里,光芒熄灭的前一刻,至少我们还有能力照亮彼此。

4 Likes

你平凡又不平凡。你有平凡人的智识、平凡人的体魄,你没有经历过战争、饥荒、逃难,没有得过影响你自理的疾病,没有实践过自杀,没有犯过罪或者被犯罪者盯上,当然你更没有勇气站出来举报学校强制补课,没有决心提起菜刀与施暴者同归于尽,没有实力让你在大学就经济独立摆脱父母。你又是多么羡慕所谓的“平凡人”,羡慕他们身心合一,羡慕他们童年无忧无虑,青春热血奋斗,未来无限可能;羡慕他们有一个真正的家:父母也许严厉,也许根本不懂孩子,也许一星期未必见得上一面,但是绝不会因为你所必需的东西把你断生活费或者赶出家门。也许这种人反而是极少数,你有时想。这凭个人的力量也不可能求证。

3 Likes
你曾如此写。

永远悲观却永远积极的女孩啊,你是雪中翻飞的萤火虫,永远飞不出无边无际的茫茫大雪,甚至分不清前行的方向,每分每秒都可能在风雪中冻毙,然而你的生命一时不息,微光便一时不止。
你的理智赋予你清醒,也充盈你以绝望。你不喜虚浮不实的安慰,也不理解无根的盲目乐观。你在明知没有未来的绝路上高歌猛进,不求善终,不求在世间留下来过的痕迹,只为本心,生为萤虫而发光的本能。
我无意祝你在风雪交加时得温暖港湾,也无意祝你在千难万险后功成名就。你以微渺星火点缀无尽雪夜,注定不得其所。我只愿你的生命自由、完整而从容,从世界退场时也可以不留遗憾。

其实你写的并没有半点虚假,但是不知为何你有些想笑。你还记得你在性别研究的入门课结课的时候讲的:“我们的存在本身即是对想要抹杀我们的人的反击。”但是你今日的生活状态事实上只会给保守派抹黑你象征的群体的武器。你并不美丽,并不绚烂,死也不绚烂,你不会自发变美丽,你不是夏花,不是秋叶,只是一团不及时清洁就会发烂发臭的蛋白质、油脂和糖类的混合物。你也不向死而生,你只是苟活着被绑在命运的列车上拉向死亡。
你认可你的烂。人活着并不是需要乐观、意义、梦想、期盼这类形而上的东西的。活不需要理由,死当然更不需要。你想到了晚清老照片里的人的呆滞无光的眼神。你想你只不过是吃得饱穿得暖,和他们并不存在什么本质区别。

2 Likes

这是一个台风天,阳光昏暗。你的黑眼圈和你嘴唇上沿像胡子一样的红肿在镜子里越发明显。你越来越讨厌镜子,但是镜子只不过是让你看到了自己罢了,那个不因你自欺欺人而停止存在的现实的自己。自从高一开始,你迫切地想要做的事情没有一件成功的,竞赛也好,高考也好,打扮也罢,练声也罢,即使是你的人生大事你也三分钟热度,没有热情,没有动力,压力再大也只能把你压成肉酱,而不会推你向前。只要一个人认可生活有成功和失败之分,那么在任何标准里你都无疑是败者,至少在你生命的前二十年。

今天你看到群友说“不想过这种哭不能哭笑不能笑的日子了”。你想,你有多久没有哭过了呢?你经常笑,可是除了看到笑话感到滑稽发笑,对比你更可悲又可笑的人的嘲笑,和发疯的傻笑以外,你好像也想不起自己什么时候因为喜悦而笑过了。就好像这些东西都独属于孩子,而成年人只有恐惧、麻木、发疯和解脱感一样。

sticker

1 Like
你看到这张图,若有所思,又欲言又止。


其实“不会死”这一点有所争议,不过对你来说大概还是不会死的。“病”这一点也可以有所争议,但是折磨是没有争议的。
你其实也很质疑标题所述到底有多折磨以及这到底算不算病,不过你的信条是不要比较痛苦,所以也就就此作罢。

1 Like

你这般庸人的人生必得在火海中挣扎,在刀山上舞蹈,即便万般痛苦仍然要挤破头钻入更甚的痛苦,死去到地狱再忍着火海爬出,再死去再爬出,才有渺茫机会不至于沦为最卑微的耗材。没有喘息,若想重来,必顶着两倍的痛苦,在十八层地狱上上下下来来回回,直到肉身都融化,灵魂都撕裂,再用那地狱的岩浆和烈火重铸磐石身体。你做不到又妄想,于是变作了疯子,但是你体弱,若发疯必被旁人一拳撂倒,于是你变作了懦弱的疯子。这世界也许是草台班子,但是连草都不算的烂泥是糊不进草台的。

如何评价对除了健康一贫如洗的人谈健康可贵?

1 Like